主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陪你看夕阳

2021-10-30 11:42:39 来源:特达文学 点击:0

【导读】:我喜欢古典诗词,每读到“执子之手,与之偕老”这一句时,顿时心襟摇荡。众多描写爱情的经典诗句中我最喜欢的是这一句,因为这一句最为平淡,也最为真实。 

开完会后,几个同事围着电暖器聊天。不知是谁把话题引到了爱情与家庭。一个女同事说,当年就凭着能做一手好饭菜,就把现在的男人骗得死心塌地跟着她。另一个说,他们当年是缘于一个打错了的电话,这个打错了的电话就把两个紧紧地栓在一起。听到此处,我不知咋的就脱口而出:“当年我给她唯一的礼物是一个八毛钱的梳子。”同事们一阵大笑。我无法描述那时心中的感觉,不知是辛酸还是幸福。

很久就想写一点关于你和我的文字,每每提笔竟无从说起。整整八年了,这近三千个朝夕相处的日子,有很多值得回味与留恋的东西。尽管那些点点点滴滴的事儿不像小说、影视中的爱情那样惊天动地。

我喜欢古典诗词,每读到“执子之手,与之偕老”这一句时,顿时心襟摇荡。众多描写爱情的经典诗句中我最喜欢的是这一句,因为这一句最为平淡,也最为真实。“天地合乃敢与君绝”那样爱得死去活来的誓言不适合我们寻常百姓。我是一个不善于表达感情的人,在属于我们的日子里我连一句“我爱你”也未曾说过,更不用说那些浪漫的爱情誓言了。

说实在的,我也不清楚当年为何偏偏选择了你。喜欢文学的人大多是浪漫型的,才子与佳人仿佛是天经地义搭配。虽然喜欢文学,苦苦经营多年,也只不过是一个爱好者而已,我自知本非才子,既不英俊也不潇洒,而你亦非佳人,相貌平常,甚至和大多数女士相比还显得有些矮小。你曾几次问我喜欢你的哪一点,可我真的说不上来,只好沉默不语。俗话说:青菜萝卜,各人所爱,我想这就是选择你的原因吧。

我常常想,有某女人愿与我相守一生,这就是我的幸福了,而对于跟随我的女人来说,也许是痛苦的。一生中,能真正算得是恋爱的话,就只有两次,初恋对于我来说是一次撕心裂肺的痛,已到谈婚论嫁之时却突然夭折,原因是女友的父亲嫌我太穷了。第二次就是与你相逢。至于与其他的女人恋爱,都是还未登台就谢幕了,她们都嫌我穷。我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祖祖辈辈都是穷人,先辈们大多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虽然他们都很勤劳,可家乡那一方贫瘠的土地却没能给予他们太多的东西。父母能送我读几天书,让我有一碗不用脸朝黄土背朝天的饭吃,与乡邻们相比,太难能可贵了。所从事的职业是一个只能守着清贫的职业,加上我本不善于钻营,注定不能升官发财。作为男人不能治国平天下倒也罢了,常常为一家人的生计犯愁岂不愧疚得无地自容?有时想,要是你没嫁给我,我就不用愧对跟着我一起受苦的你了。

结婚的时候,我兜里仅有一百五十元钱,因为父亲受伤,我还欠了几千元的债务,你把私房钱全拿来替我还了债。那时我的工资太低,你怀着双胞胎,我又无钱给你补充营养,上天赐给我们的小宝贝还未见过父母的模样,就在大年三十夜流产了,一想起这事,我心如刀割。

母亲因为嫌你没职业,加上相貌又不出众,所以对你不太好。在你怀着我们女儿七个月的时候生病咳嗽,我捎信给母亲,让她来照顾你,她没来,等她来的时候,咳了一个多月的你已经痊愈了。她来了呆了不到两个小时,见你没事,就去看她另一个儿媳,全没为挺着大肚子还经营着小铺子的你着想。我们的女儿要出世了,那时我正外出学习,母亲却把你一个人丢在家去给她另一个亲家母祝寿,我们的女儿也太调皮,偏偏这时候就出生了,在医院里,你饿得利害,幸好有个老太太心好,给你煮了一碗荷包蛋。后来,你未坐完月子,母亲因为你一句抱怨的话大吵大闹,抱着我的腿寻死觅活,甚至好几年不理我们,连我的兄弟姐妹们都因此与我们不合。正闹“非典”时,我接连几天高烧不退,你抱着四个多月的女儿急得直哭,捎信求母亲来一起想办法,她都没来。去年母亲跌了一跤,伤得很严重,你不计前嫌,尽到了作为儿媳应尽的责任,今年春天,父亲又摔了一跤,我们的积蓄就在这两次事故中花得所剩无几。

我调下山的那年,女儿刚会走路,你没法找事做,我的工资又少,山下的消费水平又高,有天早上,女儿哭着要喝牛奶,可我们连买一盒奶的钱也没有,你谎称忘记带钱赊了一盒奶,过了好几天,工资发下来才付了奶钱。不久我又生病,整整三个月都没上班,那日子更是雪上加霜。好在你会盘算,借钱开了一个小店,后来我们的生活才有所好转。当生意好的时候,周围的人想方设法地排挤你,我工作忙又帮不了你,你一个人拉扯着年幼的女儿咬牙苦撑,生意才没被别人挤垮。正因为如此,我们那清苦的日子还能过得有滋有味。

有时我很健忘,常常把你的生日忘记了,你却牢牢地记着我的生日,钱再紧,你总会给我买礼物,安排一家人在饭店里吃顿饭来庆祝一下。我喜欢吃回锅肉,而你只喜欢吃瘦肉,你常常只买五花肉而不买自己喜欢吃的瘦肉。我的同事们大多都穿名牌,为了不让我难堪,你总是自己穿着廉价的衣服,而我的衣服虽不多,可每一件都要花好几百元。

若你要问我对你有没有不满意的地方,回答肯定的。你常常埋怨我和别的男人不同,没有经济头脑,不善交际,不知发奋图强,没事时就会写一些不能养家糊口的文字。我非能人,又不愿为五斗米折腰,我真的不是你理想中的男人。你性子急,有时我们会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闹得不可开交,那时心中的闷气与酸楚无处宣泄。好在你比我主动得多,生完气我们又和好如初。

写至此处,我恨自己手中的这支秃笔,两千多字中,竟连一句夸赞你的笔墨也没有,甚至不能将这些点点滴滴叙述清楚!工作之余,太多时间都花在写作上,家中的事操心得太少,除了分担些家务,也没花点时间陪你,我真的不能算一个合格的男人。我之所以执著地追求着文学的至高境界,是因为人生只有这短短几十年,我不想碌碌无为地过完这一生。亲爱的,请原谅我的自私吧!

最后想告诉你的是我一个最大的愿望:有一天放下手中事,在小山的高处,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说,与你偎依在一棵树下,静静地看夕阳。

[责任编辑:男人树]

儿童癫痫能根治吗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遗传性癫痫能治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