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唐家地儿女(小说)

2022-04-29 15:34:14 来源:特达文学 点击:0

唐家地是唐家冲村的地盘。

这个地方最早叫牛屎坡,是一个有少许灌木,荒草从生的放牧场。自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唐荣和唐采菱两家被当时的大队领导“贬”到这里来看守果园,这个地方才开始被叫做唐家地。

原先这是一片屙屎不生蛆的地方,为了搞活集体经济,当时的大队领导决定在这里栽一片黄桃,打算用黄桃生产鲜桃罐头。但好景不长,果树刚刚挂果,这个计划就夭折了。两户唐姓人家先是承包管理这个果园,后来果树老了,被村里遗弃了,两户唐姓人家便在这里落地生根,靠零星的养殖业养家糊口。进入新世纪后,两家人有了一些积蓄,便在他们看守果园的低矮的瓦房旁边各自盖起了一栋楼房。

六年前,唐家地被一个姓刘的老板以每亩十万元的价格买下了,说是要在这里建一个什么工厂。过了三年,不见动静。后来才听说姓刘的是某某领导的儿子,是一个专门炒卖土地的红顶商人。唐家地已经被他以每亩二十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另一个姓高的土地开发商。那个姓高的土地开发商来唐家地转悠几次,唐荣和唐采菱他们都见过那个中年胖子。他想买下唐家地盖别墅小区,但牛逼哄哄又过了三年,还是不见动静。

半年前,两户唐姓人家又听说那个姓高的又把唐家地以每亩五十万的价格卖给了大兴投资有限公司。

两户唐姓人家在六年的时间里先后接到过有关部门的三次搬迁通知书。他们一直以为都是这些开发商在与他们玩“躲猫猫”,唐荣和唐采菱家却认为有关部门的搬迁通知书不过是一纸空文,不过是在玩“狼来了”的游戏,他们也麻木了,也不太把此事当真。哪不知,这一次大兴投资有限公司这匹狼真的来了。“狼”不但“演示”了强行拆迁,而且按程序启动了土地一级开发。两户唐姓人家不能与狼共舞,只得背井离乡,走完了祖祖辈辈延续下来的农耕之路。

其实,征用这个果园的通知早前几个月就发到了唐荣和唐采菱家,只是两家人嫌拆迁费太低,一直没有达成协议。他们成了“钉子户”,一直在与有关部门和大兴投资有限公司进行拉锯战。半月前,大兴投资有限公司一个副总来视察,这个副总有意想使硬招叫唐荣和唐采菱两家就范,他带来了拆迁队,开来一辆挖掘机,准备强拆两家的房子,没想到姓唐的这两户人家态度比他们还硬,他们决心用生命来捍卫自己的家园。就在挖掘机伸出长臂要推墙的时候,驾驶员被吓傻了,手也颤抖个不停。唐姓两家人老老小小拖儿带女全都爬上了房顶。这个副总也被吓着了,立即叫挖掘机停止了工作。就在挖掘机停下不到十分钟的时间,省里一家新闻媒体的采访车就呼啸而至。很遗憾,唐采菱的电话打晚了几分钟,要不然,国内的各路媒体将又多曝出一条强拆民宅的爆炸新闻。

唐荣和唐采菱两家在这场“拆迁保卫战”中败得很惨。真应了那句民谚“民不与官斗”。两家人不得不高举白旗放弃阵地溃退到了城中村改造安置小区,“被市民”了。唐荣家最终获得房屋拆迁费150万。唐采菱家获得房屋拆迁费65万元。折腾半年多让有关部门和大兴投资有限公司高层想起来就头炸的唐姓两家的“拆迁问题”终于划上了一个不算圆满的句号。

唐姓两家人得到了补偿,搬进了新居,但他们住惯的山坡不嫌陡,总认为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草窝。习惯与不习惯都不是主要问题,不习惯,慢慢的自然可以习惯,但最最让两家人纠结的问题是今后的日子怎么过。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电视节目中经常说到的“失地农民”这顶帽子不经意间就甩到了他们头上。想找一份工作糊口那是非常艰难的事情,但是大人孩子们要吃饭,孩子们要入托要上学,小区里要交各种各样费,就像民间老百姓所说的病不起,死不起……虽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两家人守着剩余的补偿款心里空落落的,不知道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唐采菱的一个亲戚在邻县杨梅沟乡一个叫跑马地的地方给她打探到了二十亩山地,亲戚说那片地水电路都通,在眼下是一片打着灯笼火把都找不到的好地方。那个地方的立体小气候很适合种植高档疏菜,还可以顺带搞点养殖业,只是租金偏高。唐采菱别无出路,只得跟着亲戚亲自去考察了两次,在第三次去考察的时候正式与对方签下了十年的合同。

唐采菱的做法得到了父母的大力支持。父母说乐意为她“保驾护航”。这可乐坏了唐采菱。其实,父母是放心不下他们的黄花女儿一个人独身在外,他们跟随女儿一起去有几个好处,一是他们还不到五十岁,还可以再帮女儿干上几年。哪怕是帮女儿看看门,守守场子也需要人啊。俗话不是说打虎离不开亲兄弟,上阵离不开父子兵吗?他们在田地里干了大半辈子的农活,突然之间失去了土地,变成了闲散人员,眼下正闲着发慌呢。一听说女儿要去邻县租地种菜,立即举双手赞成,巴不得立即就插上翅膀飞到女儿租下的那块土地上去。

唐采菱的小弟唐林读书不成器,在县一中读了不到两年就被分流到了县职业中学,他成天跟几个粪草学生在一起混日子,心思早就不在学习上了。他说他不读书了,他要去给姐姐当保镖,以防坏人欺负他的姐姐。父亲说得好,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如果确实读不好书,不想读书,那就不要勉强。人这一生,能做成大事的人不一定非得读书。由于有父亲的支持。小弟终于决定辍学,跟随姐姐一同进山。

唐采菱在动身之前约唐荣见了一面。约会的地点在城郊的一个歌厅。两人来到歌厅,包了一个小间,要了一打啤酒和几样小食品,便开始点歌唱歌。

唐荣和唐采菱以前也经常到附近的歌厅唱歌,但每一次都是五女三男或是三女五男。这种一对一的、孤男寡女的约会,唐荣和唐采菱都是第一次。唐荣有一种预感,他想,可能唐采菱要向他说什么或是要表达什么。他心怀一种甜蜜的期待在唱着自己喜欢的歌,在等待着心中期待的那一时刻的到来。

唐荣和唐采菱都是九0后,都是在唐家地出生的新生代,按照当下流行的说法叫农二代。他们两家是隔壁邻居,而且是独一无二的隔壁邻居。他俩是真正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从上小学到初中两个人都形影不离。唐荣是大哥哥,唐采菱是小妹妹,大哥哥像一把伞,为小妹妹遮风挡雨。两个人心里虽说都很喜欢对方,但纸裱的窗子谁都不肯先捅破它。

他们两家还在唐家地的时候,唐荣和唐采菱就制定了一个远大的理想,两户人家打算再苦上几年,再攒一点钱,贷一点款就向村委会提出申请,要把唐家地五百亩果园租下来搞一个大型生态农庄。可他们最终没有等到那一天,他们的土地连同他们的房屋和他们的理想就被挖掘机夷为平地,很快,这块土地上就长出了不少让农民兄弟们望掉帽子,望楼兴叹的高楼大厦。

唐采菱和唐荣唱了几首流行歌曲,也喝了好几瓶啤酒,两个人的情绪不知不觉渐渐被点燃起来。

唐采菱点了一首老歌《橄榄树》,她唱得非常投入,十分动情。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什么流浪?

流浪远方,

流浪……

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

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

为了宽阔的草原,

流浪远方,

流浪……

还有、还有,

为了梦中的橄榄树……

唐荣不知道唐采菱心中的“天空飞翔的小鸟”、“山间轻流的小溪”,还有“宽阔的草原”和“梦中的橄榄树”的真实指向是什么。他只是感觉到唐采菱一反常态,仿佛她的情感的堤坝被谁偷偷拉开了闸门,大有把他完全淹没之势。看她唱得那么投入,那么忘我的样子,他觉得她好像唱完这首歌就要真的背上行囊去流浪似的,最后她竟然流下了眼泪。

唐荣不知唐采菱心事。他只是感觉唐采菱喝了酒越发的显得漂亮,他感觉她就是他心中最理想的那个终身伴侣。他想鼓起勇气向她表白。

《橄榄树》曲终,唐采菱抹去了脸上的泪痕对唐荣说,还记得我们的童年吗?有一次在玩过家家的时候你对我说,等长大了你要骑着高头大马来娶我,娶我做你的老婆!还记得吗?唐荣说记得,只要那儿戏能变成现实,我愿开着宝马来娶你做老婆。我从小就希望自己将来长大了能开一辆宝马、大奔,或者是宝时捷。唐采菱说,你说话可要算数噢,我就希望你开着宝马来娶我。唐荣说,我明天就去买宝马。唐采菱说,不不不,我明天就要去流浪了,我在邻县租了一片土地,我要去那边发展几年,等我创了业,在事业上有点成就的时候你再开着宝马来娶我不迟,我会等你的。今晚,我就是来与你告别的。

唐荣被唐采菱的真情所动,他明白了她为什么要唱那首《橄榄树》,原来是要寄托她此时此刻的心情。

唐荣第一次与唐采菱相拥在一起,两个青年就是两堆干柴,相互一碰撞就碰出火花,干柴瞬间便燃成了熊熊烈火。唐荣吻了唐采菱,他忘情地抚摸着唐采菱的身体,全身上下涌动着青春的热潮。他试探着侵犯了唐采菱高高隆起的乳房,唐采菱轻轻地拍打了一下他的手,说了一声坏蛋便把他的手移开了。那只被轻轻拍打了一下的幸福的手仍不甘心还继续向唐采菱的下身游走,唐采菱捉住了唐荣的手说你真的想要我吗?唐荣有些失态地点点头。脸涨得通红,额头上都冒出了虑汗。唐采菱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这块土地现在还不能接受你的种子,等我把它施肥了再让你来耕耘,到那时,你的种子才能生根发芽,才会根深叶茂,开花结果。唐荣有些惊异地望着唐采菱,他不知道唐采菱何时变得像一个诗人,话语中充满了那么多的哲理和丰富的想象。唐荣说,我明天就去买车,我真的要开着宝马来娶你!

唐荣说话算话,第二天就把一辆宝马车开回了家。

唐采菱全家还没等唐荣的宝马车开回家就租了一辆解放小卡,拉着全家人的行李和简单的家电家具及生活用品启程去了邻县杨梅沟乡。

唐采菱临走之前给唐荣发了一条短信:

唐荣,我们全家都到邻县杨梅沟乡种菜去了。有父母和弟弟伴随,请不必担心我的安全,放心吧,一切都会很好的!

如无我的邀请,请不要来找我,切记!

采菱即日

唐荣的父母见儿子开回了一辆宝马车,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像他家这种境况,虽说拿到了一百五十万的拆迁费,但在城中村改造安置小区买了房子以后,剩下的就是活命钱了。如果说儿子买一辆十万元以下的车过过瘾抖抖草,父母还能忍受,但他开回来的却真的是一辆宝马车。

父亲问唐荣,我看你是不想让我们活了,也不想让你妹妹读大学了,是吧?你这不是瞎折腾,猴子抬枪冒充猎人吗?

唐荣赶紧给父亲解释说这是已经开了三年多的二手车了,是一个同学的同学家里出了一点事,急等着用钱,本来将近百万的车,三十万就被他给买下来了,他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父亲说你买这么好的车开着做什么事呢?唐荣说我开着去见采菱,采菱同意和我好了,我要娶采菱做媳妇。

父亲听儿子说与采菱好上了,老俩口就止不住抿着嘴笑。他们知道倘若是自己的儿子真能娶上唐采菱的话,就是老俩口把自己卖了给人当牛做马都心甘情愿。但儿子说的话他们将信将疑,唐家地的两户唐姓人家亲如一家,在一起朝夕相处了几十年,两边的父母虽说有让子女们结亲的夙愿,但谁也没先提过这件事。怎么儿子会突然说采菱和他好了呢?这突如其来的喜讯,还有儿子开回来的这辆宝马车,真是叫老俩口喜忧参半。

唐荣想去找采菱,但转念一想,采菱已经事先发短信交待过,他也不好违背采菱的意愿,他一脸的沮丧与失落。

父母也很关心儿子和采菱的事,问唐荣,唐荣说采菱去邻县的一个山区租地种菜去了。采菱只是给他留了一条手机短信。父母亲被搞得一头雾水,说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成与不成总得有个准信吧。

当夜,父母亲忧心忡忡,彻夜难眠。

他们愁的是儿子不但没有工作,反而花了一套房子钱买了一辆宝马停在楼下。这四个轮子的马可不比四只脚的马,一年得买好几万的保险,还有保养费、维修费、停车费、过路费、车船税,眼下汽油价格又在发飙疯涨,随便玩玩一年要玩丢将近十万块钱,这哪是他们唐家这等平民百姓玩得起的玩意儿。父母亲好言相劝,叫唐荣还是把宝马卖了,等日后真的要娶采菱的时候再买都不迟。唐荣哪是父母随便哄哄就言听计从的小孩子,他一甩房门,再也不愿听父母喋喋不休的唠叨。

唐荣买宝马的事被几个同学知道了。同学们一有空就打来电话,约他一起去歌厅唱歌、霄夜摊上吃烧烤。他不便推辞,换上一身新买的名牌衣服,开上宝马风风光光地溜出了小区。但去玩了几回以后,他的热情就像被戳破的皮球,一下子就瘪了。因为那几个同学每一次约他都是他们请客唐荣埋单。他们就只知道张着血盆大口猛吸唐荣的血,他们以为唐荣真的就是千万富翁。三四次玩下来,唐荣细细一算,他差不多又花销了两万块钱。特别是有一天晚上,五六个同学非要去一家叫做销魂夜总会的歌厅去销魂,单那天晚上唐荣就花掉了八千块。他们还只是喝喝啤酒唱唱歌,其中的两个同学要找小妹,唐荣说找吧,自己付费。两个同学看看唐荣没有一条龙全包的意思,便再也不提找小妹的事。就这么简简单单,八千块就这么被贼抢了。他肠子都悔青了,他后悔、他心疼,八千块钱啊,他到底有多少个八千块!那天晚上以后,他干脆把那几个同学的电话打进了黑名单。

河南癫痫病医院哪家效果好
如何治疗癫痫症
老年癫痫的病因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