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散文技巧 > 正文

琥珀里的往事

2022-03-30 22:56:03 来源:特达文学 点击:0

岁月,真的是旧了,沧桑犹如枯藤,爬满了明清。

冬渐渐渴死在雪地里,千树梨花感动地老去。不觉已是早春。

三月的江南阳光明媚,烟花依旧。到处燕鸣声细,押韵着春的呼吸。清风徐来,抖落几瓣春的细节。河,径自远去。鹭鸶在水上书写。一行翠绿的诗行躺在岸边晒着暖暖的太阳,几尾蝴蝶驻足。这是一个慵懒的季节。

北宋,此刻应该也是春暖花开。

小镇里,青石板、土坯房背靠繁华,只有一群老汉围拢一壶茶,含着烟斗,点着岁月的引线,在瞎侃历史。岁月布满他们的额头,生命在吞吐间慢慢燃烧。也许旁边还站着一位旁听的书生,就像清末的落第才子蒲松龄。于是那长满青苔的故事在人们的口中传承,又一部《聊斋》盛开。

在那长街的转角有一座古寺,人烟稀少,门可罗雀,香火已不比从前。就像某位诗人所说,唯有佛前跪着摩登女,香车坐着黄袈裟。这几抹浮华的色调,看上去总是如此格格不入。现在的人们不再那般虔诚,真是盛世无信徒。踱步其内,狂心顿歇。只有长廊寂寂,诸神静默,最终都成木成石,淡看千般。想那迦叶尊者曾拈花一笑,悟出菩提,不知怎的,突然有种艳羡之情油然而生。在这三千世界内,要做到六大皆空,心灵纯净是多么的不容易。难怪古人云:“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返”。

这几日偶尔斜雨蹀躞,烟雨蒙蒙。带着憧憬的雨笛,吹开了杨柳的心扉。惆怅的季节从屋檐垂下丝丝愁绪,轻拭去日子的几重锈色。于是任想象肆意驰骋游弋,相思蜿蜒。喜欢这种雨天,喜欢这种清闲的气息,喜欢坐在窗前看那凄凄的风景。这时,茶杯里的那抹绿色认真地开着,翻开发黄的书页,闻着紫砂壶里飘出的茶香,低吟平平仄仄,摊开薄如清霜的思念,习惯性地想起某些人某些事,好不惬意。思绪受雇于一阵清风,飘至记忆的窗前,飘忽的身影是我童年的余温,蛙跳蝉鸣牵扯着儿时的每一根筋骨。静坐的往事,专挑不说话的雨声下酒。

江南,似一幅佚名的宋画,在时光里慢慢点染,慢慢湮开。那船,从墨色的山水中缓缓驶出,期待长出烟雨色的橹声。喧嚣留白,不染纤尘。又像一条轻蹙的锦,一阕瑟瑟轻叹的词,瘦了相思薄了月。“去年今日此山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想象着江南袅娜的水气里,有几个皓腕采莲的女子,一双红绣鞋上绣着水灵灵的鸳鸯。曲径悠长的小路,绾一头青丝,撑一把油纸伞,在《楚辞》和《诗经》的小城中寻梦。

五点半,雨停了。把潮湿的文字架在阳台,晾干。雨后,青砖石道,更显凄婉。

暮色苍茫,日薄西山,燕鸟归巢。鱼尾纹打薄了铜镜,铜镜则在忙着掩饰春天的谎言。日子从门缝里溜出去,夕阳在病榻上掰着手指,晚霞奄奄一息,余辉还弥留着片片草香。茅屋的炊烟在山间徘徊,鸟鸣遁入深山,还有阡陌上牧归的背影,这是时令最红的箴言。

最近在读北岛的诗,很深刻。陶醉于一个抽象而略带讽刺的世界,不似梦中的那些绿肥红瘦。时间停止在他的诗歌里,句号不能止住韵律的阵痛。

我愿一直在他的影子里流浪,用流浪锁住寂寞,用微醺锁住夜。很喜欢他的那首《日子》。看似毫无相关的生活场景,恰恰组成了日子。“当窗帘隔绝了星海的喧嚣,灯下翻开褪色的照片和字迹”,最后两句如是说。

北岛的诗很适合夜深人静的时候读。

当猫纵身跃入黑夜。有一窗灯火踱在回忆里,拒绝月光的造访。这是一段属于自己的时空。

独自与夜对饮,碰一杯若隐若现的星光,诗歌在杯沿上投影。酒醉在壶里,月光醉在花影里。时光在静静地流淌,一去不返。今夜不知又有哪朵花要辞世凋零。真希望能将往事凝固,像标本一样凝固在琥珀里,经千年而不腐。青春期的蜡深藏在记忆的锁内,而那些记忆却趁着月光剥落前已经模糊一片。

冷月无声,枕着一弯溪水入梦。梦中有条寂寞的小巷,下着雨。

天空一颗残星还未退去,隐隐的痛。


外伤癫痫病有哪些症状表现
癫痫病大发作如何处理
癫痫患者一辈子要吃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