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惯性·惰性

2021-10-30 12:50:07 来源:特达文学 点击:0

惯性·惰性

【编者按】习惯、惰性这些个东西,贪图享受的成分很重,一旦沾染上,就再也不想摆脱了。所以最好不要去招惹它,以免将你整个吞噬。

俗话说,人是苦虫,咋惯咋行。人的适应性很大,我觉得这也是人的惰性一种表现。人一旦适应了某种生活,如果再想改变,那难上加难了。古语“由俭如奢易,由奢入俭难”,说的也是这个道理。

记得上高中的时候,我家离学校70多里路,大概要一个月左右才能回家一趟。回家的路是兴奋的,也是艰辛的。70多里路,只有中间一段路通汽车,为了节省几毛钱,通常是不做车的,走的累了,看到路过的小手扶拖拉机开过来,就爬上去,带捎一段路程。上个世纪80年代初,自行车还是很奢侈的东西,我们班54名同学,只有一位同学能骑上自行车。每当周末的时候,想回家的同学都想方设法的巴结他,为的就是能凑他的车回家一趟。――当然,代价是要骑车带着他。就这样,依然是让人兴趣盎然,有说有笑的,仿佛是做了飞机似的,腾云驾雾一般的奔回家去。

大学毕业之后,我用自己的第一笔收入托人买了一辆“飞鸽牌”自行车。很兴奋,骑在车上,简直是神仙似的,高兴的两天都没有睡好觉。每当赶集、进城,大伙成群结队的骑着擦的锃亮的自行车,那股子高兴劲儿,充满了自我炫耀的味道,现在想起来既可爱又可笑。我工作的地方离城市30里路,每当周末,特别是天气晴朗的时候,我们就三五成群的骑车到城里去,耳边听着清风流水的吟唱,任凭杨花桐蕊洒落一身,脚踏着自行车的脚蹬儿,那惬意劲儿,嗨,你就甭提了。

渐渐的,乡镇上有通往城里的机动车辆了,就是现在我们所能看到的农用三轮那类的车。因为车子发出“嘣嘣”的响声,大家都习惯叫它“小嘣嘣”。有了小“小嘣嘣”,大家都觉得进城方便多了,又省力。渐渐的,自行车成了专门用来赶集、跑近路的工具,没有人再骑它进城了。“小嘣嘣”后来渐渐的被小面包代替,再后来又被城乡专线的中巴代替了。现在进城,或者是从城里到乡下去,已经绝少有人骑自行车了。后来,家搬到了城里,很难得回农村老家一次。每次回家,总觉得骑自行车太累了,做中巴太拥挤了,干脆就打个的士吧,送到家门口也不过才几十块钱,多方便呢。这样一来,自行车渐渐被遗忘在了堆放杂物的角落里。某一天,我一看,哈,已经锈的不成样子了。啧啧,真是可惜!我感到有点惋惜,仿佛是曾经的一段美好,被遗忘了似的。

进了城,生活比过去安闲多了,至少想买点什么东西,办点什么事情,不再需要“赶城”了。生活上也有很多的便利,比如说洗澡吧,原来在集镇上,方圆十里八里的人都来一个小澡堂子里洗澡,就那么点点水,挤了一大堆人,一个光着骨碌子,真象屠宰场给猪蜕毛似的。现在好了,城里大街小巷,不远就有一个澡堂子,想什么时候去洗就什么时候洗。开始的时候,也就洗洗早而已,洗掉了一身的疲劳和灰垢,少作休息,轻轻松松的回家了。有一次,有个朋友找我帮忙办点事,非要请我去洗澡。他在城里混的时间长了,城里的什么他都懂,就算是城里通吧。他说,洗澡嘛,就是享受生活,要学会享受。我就跟他学了,先是泡早,然后是搓背,继而是捶背,最后是捏脚,等等。他知道的真多,羡慕的不得了,那天我算是一一领教了。有的感到很舒服,比如搓背,就是有点难为情。至于说到捶背,总觉得有点太奢侈了,不过既然别人安排了,干吗不享受呢?要不,别人不笑咱老帽吗?躺在床上吃一块秦大园的萝卜,那感受,真说不从出有多好呢。

说实在的,我当时真的有点感激他,他让我享受到了以前没有过的享受,感觉这才是人的活法。他托我办的事情自然很爽快的就办成了。过后的日子,只要我去洗澡,就有一个美好的冲动,不是的,是罪恶的冲动,就象犯罪似的,犯了一次之后,总想犯下一次。这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坏了!原来做什么事情都可以成瘾的。弄到现在,每次洗澡搓背是必不可少的了,捶背也在所难免,为了给自己精神一个解脱,总要告诉自己,这就是享受生活,解除疲劳为的是健康的生活,更好的工作。不管是找什么理由,反正这些东西一经享受之后,就再也不想摆脱了。当然捏脚之类的,我还是顽强地抵抗着,努力不让自己陷入太深,虽然明明知道身子都掉井里去了,耳朵还能挂住多久吗?可我还是顽固地抵抗着,可喜的是成绩还不错,直到今日,还没有完全掉下去。我真为此感到庆幸,阿弥陀佛!

有时候静下心来想想,人就是这么回事儿,惯性、惰性这些个东西,贪图享受的心理真是厉害的很。一些不好的习惯更是如此,一旦沾染上了,再想去掉,那真是难了。所以我给自己总结了一个教训,对于一些习惯,如果事先就意识到了它的危害性,最好不要去招惹它,免得它把你整个的吞噬了。就如同我们看到陷阱一样,明知到那里是陷阱,最好不要好奇的伸头去看,否则一旦失足,你想再爬上来,已经来不及了。

就到这吧,写拉杂的文章也会成为坏毛病的,就此打住。

太原哪治癫痫最好
癫痫哪儿治疗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