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那栋楼还在,可是那里的故事那里的人呢?

2022-03-30 17:27:39 来源:特达文学 点击:0

因为修路,一直习惯了回老家的那条路,没办法通车了,回去必须得改道,可是我给电话我四叔,他说了几个地名我一头雾水,因为虽然生于斯长于斯,可我也毕竟离开这里在山城生活好多年了,再加上我一个人习惯了有一条路没有必要一般很少会走别的路的。

问了我叔在回家路上过了那个桥后右转第二个路口左转后,我把车子车速慢慢降下来,一来是路不熟,二来就是这条村村通的路子仅仅够一台车子和一台摩托车的宽度,不过我知道老家的方向只要方向对了不管拐几个湾,终将还是会回到家的。

熟悉的地方陌生的村落,沿着小山坡与村后一路估摸着前行,虽然村落连绵,但是这些年大多年轻一代的都离开村子去了寻找更大的理想与生存空间,所以来去的人也就不多了,一路上也没碰到什么车子,心里忐忑中也就一路前行,并无阻碍。

穿过一个村落,我大概估摸着它的名字,却也不知道能不能对上号,但是这些名字其实从我爷爷奶奶,但父亲叔叔伯伯他们嘴里也经常听到一下子,或者在听他们说起一些人和事的时候总会说,那个什么村的谁谁谁。所以心中依旧带着一种陌生与熟悉的情绪,当经过一大片稻田时候,那种浓厚的乡土气息,突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看着那几个低矮的小山包,一种来自心里遥远的记忆,但是眼前一切却又不知道那记忆来自何处。但我知道这里我肯定来过,但是我又不知道是跟我爸爸,还是妈妈来过,还是我奶奶,因为我依稀记得老爸曾说过这个是以前出去镇上坐车其中一条必经之路。

我看看前后没有开车,也就把车子靠在一个开阔的地方停了下来,不过那个也是仅仅能够让摩托车经过,我看着眼前的一切,我真的不确定是否来过,就算来过但我要找寻的绝对不是那种经过的故事,而是属于这里停留下来的情节。

我看着农田,伸延到远处的村落一片连着一片,在我眼里种水稻的农田才是最纯粹的农田,也是最充满生机盎然的世界,也许作为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没有什么能有那种丰收的喜悦更让人安心安稳了。

但是最后很失望的那种感觉不是来源于稻田,看着远处的村落,熟悉的位置却不在有熟悉的感觉甚至觉得陌生,因为时代的变迁更迭,那些低矮的泥砖瓦房大部分换成一栋栋的洋房,玻璃折射的光线已经让人找不到儿时那些痕迹了。我看着两边的山坡,杂草与树木覆盖着原有的那些痕迹,我不甘心的寻找着,那种熟悉依旧强烈却依旧想不起那感觉来自何事,何地。

突然我看见在不远处在不算茂密的丛林里有一栋白色的影子,我认真的看了一下,原来那是一栋不知何时遗弃的老旧小楼,突然一种说不出的眷恋与回忆涌上心头,思绪一下好像穿越漫长时空,小楼,小路,还有那个时候没有那么多树木的山坡,还有那天不算大但长年流淌着水的渠道,当然还有一个那时未曾老迈坚挺的背影,背着我的妹妹,后面跟着我与一个弟弟,走在那条渠道边的小路上。

那个身影是我的奶奶,她那会是这个镇也是这个县,唯一的一个女生产大队长,那是她精力旺盛,我作为她的长孙她总是去什么地方都带着我,我的记忆里是那次跟随是她去那栋小白楼开会,而那栋小白楼正是当年的大队部。

说起来其实我那时候跟奶奶去开会不过是因为开会有饭吃,有不经常吃到的白菜与猪肉,对于那个年代一年没几次吃肉的我来说,简直就是一次盛宴了,我奶奶带我去其实也有这种意思。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也真的只有经过了那个岁月才明白有些在今天不值一提,甚至有点寒酸的理由,在那会是多么渴望。

奶奶是一个敢说敢做的人,她可能没有什么崇高的理想,唯一的想法可能就是不要她的儿孙饿着,所以有一点能让我们开心或者温饱的她都那么不留余力,那怕有点假公济私的。那个时候我只要拉着奶奶那双温暖却又粗糙的手,就像是这个世界最安全的港湾,就不惧怕世间任何风浪。除了吃当然就是喜欢一路上听奶奶讲着故事,在那个时候这些故事是我们唯一的知识和娱乐的源泉。那个时候的月亮不像现在这样坑坑洼洼的,上面是有树,有宫殿的。河流不是光是水的,还有龙有故事的,远处的山不光有树有石头,还有神仙。天上的云不是因为水蒸气,而是遮挡着天上的宫殿与那些很厉害牛逼的大神的。那怕地下不光是泥土,更多的还埋藏着很多已经远去的先人,而且都有着属于它们的存在方式的。

在奶奶的故事里,万物都有着敬畏,万物都有着灵性,那栋小白楼里面的人我已经记不住了,就如它渐渐消逝渐渐老化在时光一样,它的斑驳已经让无数人开始遗忘,我能记起来的不过是因为奶奶那厚重的背影,还有那花白的头发。

我记得那小白楼旁边还有几栋瓦房的,但都看不到了,它们不知何时倒塌合适陨落,因为它们是时代的产物,也是时代的印记。我的奶奶已经走了好久了,我不知道她在地下还是天上,可是每次我走在路上就觉得她在地下,因为我的脚步一直那么安稳。可是每次当我抬头的时候看着一片片流云,感觉奶奶在天上,因为我的目光总是如此坚定温柔。

可是我还是感觉奶奶在天上的,因为每次我充满迷茫,每次彷徨的时候,总会在天上找到一颗凝视我的星辰,一如既往的那样注视那样包容那样慈祥。终于知道那种感觉的来源与原因,原来不是因为曾经经过或者来过,而是我一直如此的想念那个背影那双粗糙的手,那些光怪陆离的故事,还有从未曾断过的思念。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喇叭声,我从倒后镜里看到后面来了一辆小车,我收拾一下思绪,看了一眼小白楼,它在丛林中依旧那样,它在等待着岁月的流逝,而我却要启程一路前行,带着那些不曾遗忘的点滴过往。


武汉癫痫病专治医院
苯巴比妥治疗癫痫哪种类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