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筐篼文学·微小说】醋坛子

2022-04-26 10:51:14 来源:特达文学 点击:0

一梅不会为任何男人吃醋。

有一次一梅和自己的老公一起去歌厅,一个三陪女扭着腰肢坐到了一梅老公的腿上。一梅的老公和那个女人“挑逗”情趣。身边的朋友拿眼看一梅,他们发现一梅不温不怒,自己喝自己的茶,装作没有看见一样。

后来,一梅的一位朋友问一梅:“你眼看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胡作非为,打情骂俏,为什么不发怒?”

一梅笑笑:“他很累了,放松放松也是应该的。”

朋友睁大眼睛:“你不会是发烧了吧,他是你老公!”

一梅又一笑,什么也没说。

商军和一梅是最好的朋友,用一个不好的词来说,可以说有暧昧关系的朋友。用一个文明的词来说,可以说,是知己朋友。用一个侠义的词来说,是可以肝胆相照的朋友。

仅此而已。

商军和一梅一起出去参加一个朋友的聚会。在车上,一梅发现商军一脸憔悴。衣服很脏,头发很乱,眼睛无神。

“怎么了?”一梅为他理了理疯乱的头发。

商军点上一根烟,使劲吸了一口:“昨天五点回的老家,到老家一看,原来是一个北京的朋友接我过去给他过生日,说没有我他的生日就不过。”

“什么朋友?这么重要?”一梅问。

商军看了一梅一眼,一梅知道,也许这个问题她不该问。

商军又说:“然后赶去北京,又赶了回来,一夜未睡。”

一梅抚摸一下商军的肩,商军可以感到一梅的关心,轻轻地握了一下一梅的手。

这是一个朋友的朋友的聚会,一梅和商军都是此人的朋友。

饭桌上有很多他们不认识的人。

朋友一一做了介绍。

饭桌上,有一个女人,戴着一副眼镜,上身穿一个又肥又大的可以钻进去一个人的大褂子,领子一个朝上,一个朝下,下身一条紧身弹力裤,这身打扮与她似乎有一些文静的外表很不相称。那个女人说自己叫三儿。就是那个人们看不起的三儿。

我笑了,哪有女人说自己是三儿的。

三儿开始说话了,她一张口说话,一梅才感觉到,她叫三儿是自有她的道理的。

饭桌上有五个男人。

坐在三儿旁边的男人是一个戴眼镜的老学究式的男人,给人的感觉应该是沉稳干练。

三儿开始调侃他:“李哥哥,你是我的梦中情人。”三儿伸出手,挽住他的胳膊。那种装出来的嗲生嗲气,差一点没让一梅喷出一口茶水。

“梦中情人,我要坐在你的怀里。”三儿说着屁股也蹭了上来。

老学究不愧是老学究,坐怀不乱。

他说:“你是我的梦中情人,等着我给你端糖水去,嘴更甜。”老学究抽身出去了。

饭桌上出现了几分钟的寂寞。

三儿突然又嗲声嗲气地说:“给我一支烟,我想学坏。”

接着又一个男人被她捉到了胳膊……这个男人是一个看起来比较纯净的孩子,脸红红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可以说光天化日之下,窘死了……

第三个男人是一个军人,高大威武,看起来成熟稳健。三儿像一只母狼一样挽住了军人的胳膊,军人的胸怀是宽广的,姑且让给她一靠……

桌上的人们看着这种表演,一阵哄笑……

商军因为疲惫,坐在一梅的身边。默默地喝酒,默默地笑。一梅一边为他弄一些菜,一边俏俏告诉他:少喝些。

商军看她一笑。

一梅想:三儿在三个男人的怀里“活泼”够了,也该疲倦了。

突然她直奔商军而来,然后一屁股和商军坐在一把椅子上,商军往一梅这边靠了靠,给她让出地方。

“听说商军大哥语言很犀利,今天怎么话少了?”然后,伸出手,挽住了商军的胳膊。就要强求商军喝酒。

一梅看到那个已经玩过很多男人胳膊的手,死死地挽住商军的臂弯。

她突然站起来:“商军,坐到我的位置上来,我来陪她喝!”

商军知道一梅不会喝酒,不肯过去。

但是商军看见一梅突然气的直哆嗦。一梅也感到了自己身体的抖动,她努力克制自己,让自己的身体平稳下来。

一向温柔似水的一梅,突然抢过商军的酒杯。

她说:“商军,你给我坐过去,要不我走了。”

一向小绵羊一样的女人,这是商军认识一梅三年,对一梅一贯的评价。不知道今天怎么变成一只母老虎了。

商军乖乖地坐了过去……

一梅和三儿坐在一把椅子上。三儿此时感到很失落,但是也照样表演了一下自己的伎俩,但是一梅感觉到她这次的表演很无聊。因为一梅是女人,没有给她足够的刺激。

完成了自己无聊的表演,三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一梅看了一眼商军。

商军说:“你真不给我面子。”

一梅看出来了,商军生气了。

一梅只说了一句:“你今天已经很累了,我不想叫你喝太多。”

一梅没有接触三儿之前,她对妓女之类的女人是很尊重的,她认为她们也不容易,是为了生活。但是这个三儿却让一梅改变了看法。她主动出击,主动挑逗男人,把自己的尊严踩在自己的脚下,一点也不给自己留面子,这个三儿还不如妓女,妓女是为了生活,而这个三儿纯粹是为了放纵自己,尊严卖的很贱!

一梅旁边的军人说:“一梅,你该去山西大同住,看一看醋是怎么酿成的。”

一梅没有听懂,一脸茫然。

军人把头伸过来,小声说:“醋。”

“醋?”一梅突然明白。

原来在别人的眼里,自己是吃醋了。

一梅想起宰相刘罗锅里的皇上乾隆想给刘庸纳妾,赏给刘罗锅两个妃子,刘庸不敢违背皇上的圣旨。

刘庸的老婆格格说:“皇上,您要是给老爷纳妾,我死在您的面前。”

“好,朕看你死。”乾隆叫人搬来了一坛子毒药。

乾隆说:“你喝!朕成全你。”

格格看了一眼刘庸:“老爷,我先走了。”

“不要,皇上!”刘庸跪了下去。

格格抱起坛子一口气喝了下去……乾隆皇帝看傻了眼。

喝完后,格格扔下坛子,歪歪扭扭,站不稳。

刘庸扑上去,抱住格格:“夫人,什么味道?”

格格说:“酸。”

“哈哈,这样爱吃醋的老婆,朕还是第一次碰到,罢了,罢了……”乾隆说。

想到这里。……

一梅心里一震:难道在别人眼里,我也是“吃醋”吗?我还没有为任何男人吃过醋,难道我为商军吃醋了?在关键时刻,我的情感才流露么?三儿为放纵自己,尊严下贱,而我为商军吃醋,不也是感情下贱么?

关键时刻,才知道商军在自己心里的分量!

一梅心里倒吸一口凉气!

昆明著名癫痫医院
癫痫主要会引起哪些危害呢
如何治疗突发性癫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