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筐篼文学·微小说】醋坛子
    【筐篼文学·微小说】醋坛子
    ...

    随笔散文  |  2022-04-26 10:51:14

  • 夜雨初歇的早晨
    夜雨初歇的早晨
    雨后的清晨,干净澄明,和着些微带有寒意的晨风,突然明了现已入了秋。昨日,和同事说起,秋分之后,便是昼短夜长。她应和一句,之后每天也便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睡觉。心知,她说的只是感觉。但,在成都,这似乎也不...

    随笔散文  |  2022-03-30 22:49:22

  • 大道理
    大道理
    今年真的听了很多大道理,爸妈说过、表叔说过、老表说过、姑奶说过,不过内容还是很相同,都是说一些,你要好好工作,要有自己的目标,别怕吃苦,别太内向,要尽快找个女朋友、要尽快结婚、要做个小生意。表叔常说:&l...

    随笔散文  |  2022-03-30 20:45:26

  • 年慌
    年慌
    南方春节的到来,很恍,很漫,但却很醒人,先是看到那春卷,厚了,实了。锅里的雾气浓了,多了。小街上的人少了,天气冷了。心却更暖了。老家里的人,刚入小寒时便开始准备了,和北方人不同,不用打开地窖,如冬眠般...

    随笔散文  |  2022-03-30 17:17:48

  • 梦之绿
    梦之绿
    眨着微亮的眼睛,孤赏繁星烟火,唯有那片圣洁的光羽撩起了我心中的兴致,渐渐地我被它的独特灵韵所带动。闭上双眸,聆听另一种自然之音,似靠非靠在洁白如玉的墙上,此刻的一切,都沉睡于幻梦幻醒之态,我只能用梦境...

    随笔散文  |  2022-03-25 16:54:22

  • 【遇见就是盛放】我翻出了春天的阳光
    【遇见就是盛放】我翻出了春天的阳光
    ...

    随笔散文  |  2022-01-15 11:33:23

  • 【彼岸花开】是谁,在忘忧河畔,种下蚀骨的念
    【彼岸花开】是谁,在忘忧河畔,种下蚀骨的念
    【彼岸花开】文/芸竹(陕西镇安)是谁 在忘忧河畔种下蚀骨的念那一眼千年锁近眉心的恋从此 便见花叶痴盼的泪眼叶子绿了 花落不见花叶永远不相挽是谁,残忍撒下一网思念彼岸花开 年复一年魂香梦散,落的一地轻叹是谁执...

    随笔散文  |  2021-12-14 12:35:08

  • 庐山缘
    庐山缘
    ...

    随笔散文  |  2021-10-30 09:39:33

  • 刘馨阳 重拾父亲的相机记忆
    刘馨阳 重拾父亲的相机记忆
    我的父亲不是一个专业的摄影师,但却是一名十足的摄影爱好者,家里的相册堆满了一柜子,电脑里的内存也基本上被照片占据了大部分,这些照片见证着他从青年走进中年,有时候我能看见他一个人在书房里翻看那些老照片,...

    随笔散文  |  2021-10-30 09:13:45

  • 【昨夜,捂不住的月光】
    【昨夜,捂不住的月光】
    ...

    随笔散文  |  2021-10-30 04:52:11

  • 1
  • 2
  • 3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