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经典语录 > 正文

流年故事

2021-08-28 10:43:59 来源:特达文学 点击:10

流年故事

秋末的黄昏里,我在湖边徘徊,不为欣赏风景,只为等待莲开,如你的嫣笑;夏夜的星空下,我坐在山顶上,不为聆听夜风,只为寻你的气息;冬寒的午后,我彳亍于雪漠中,不为雪花飞舞,只为走出两对脚印,仿佛你依然与我牵手而行;春雨的清晨,撑一把油纸伞,走在桃花苑,不为等待花开,只为在花前许愿:希望你安好如初。

那一年,我走遍了与你曾经一起走过的路,不为回忆,只为渴望偶然遇见,如若初见时的那般惊喜。

那一季,我在花开的时间里,抚摸着花衣,如你的柔夷,纤柔无骨,手心微热。这样,不为嗅香,只为臆想摸着你的手,幸福暖透心扉。

那一日,我在湖边扶箫吟曲,不为修省,只为在曲调中看着你在烟云里轻舞风华,亦如曾经的你为我舞动的那一天。

那一刻,我在流年的画册里画着曾经的故事,白云素笺,青竹浓墨,那一段恩爱的片段,如清夏的暖日,风和云淡。那一叶轻舟,载负着你我,沉浮在爱情海里,那一束秋莲,盛开在光阴的阳光下,凝视着你我深吻在苇荡掩映处。

这是一段遗落在流年的故事。

我在爱河彼岸看着你远去,你在晚霞余晖里淡淡的消失。那一次黄昏,夕阳美丽,晚风轻拂着落叶,留下一声叹息。曾经的不弃不离,终究抵不过岁月的侵袭。我的世界瞬间黯淡无色,那束残落的莲叶,浮在水面,默然掩落。惆怅从眼角滴落,那些记忆,如剥落的枫叶,即便曾经红颜如火,如今也湮没在尘埃里,无力扬起,那缕无情的秋风,撕扯了依恋,却悄然走远,徒留孤影在晚笛中心殇。

这个残秋,是谁在冷风里回忆着谁,那段醉了秋阳的流年,蓦然回首,浮现在转角灯火阑珊处。

曾经很喜欢晚秋,浓颜青衣,碧罗粉衣,还有那抹秋意,凝聚在叶眉,媚意流露,蛊惑了残阳,燃红了湖面。牵手的一对身影,摇曳在湖光微波里,惊醒了沉睡的老柳树,垂下千千柳丝,撩拨着湖面,零乱了平静的湖水。

我在月白下看着你的眼眸,你搂紧我的腰,低低的泣声:“我若离开,你会想我吗?”

“我不知道,我想忘记你,却忘不掉这段时光,忘不了那些与你牵手的流年故事。你会忘记吗?”

“我也不知道,我一直想忘记这段牵手漫步的岁月,可是脑海中却总是有你在。”

“不若这样,三年后,你若未嫁,我去找你,好吗?”

“好,你一定要来。”

如今,已经三年了,听朋友说,你拒绝了家里安排的相亲,只是一直在水镇陪着父母。听说,你的父母也不再强求你了。也许,你还在守着那份承诺吧。

曾以为深秋悲凉了季节,寒冬凝滞了相思。看着南方,想着你在那片天空下,此刻,那缕寒风骤然间温暖了指尖。雪花从灰蒙蒙的空中落下,落在胡杨的虬枝间,顺着树身,惨没在泥泞中。捻一抹雪花在手心,看着雪花被手心的温暖融为雪水,凝聚成珠,水珠中你微笑的看着我,仿佛在说着“你要来啊。”

走进你居住的水镇,看着远处依然熟悉的你的身影,倚靠在桥边的小亭中,吹着竹笛,那首陈百强的(偏偏喜欢你),那是我曾经为你唱的歌,只是现在听起来有些孤寂和零散。

走到你身后,轻轻的说道:“小雨,好久不见,你好吗?”

你楞了一会儿,转身,看着我,眼角流着泪,大声的说道:“是你,你来了。”

拥抱,吻着你的泪水,你紧紧的搂紧我,低低的说道:“不许走,不能走,不要走。”

久违的深吻,掉在地上的竹笛,孤零零的落在小亭的角落,沉默无语。

郑州市癫痫在哪看好
山西癫痫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医院怎么样